续无

她稍稍往后伸直了腰板。
今天久违地在马路上飙起了车。
吹来的风胡乱地拍在她的脸上,吹乱了她的刘海。
车水马龙,灯彩迷雾。街边小吃的味道一道接着一道地呈上,惹得车主忍不住摇下车窗,馋得他们下车吃食。经过市政的公园,大家在篮球场打球的打球,在湖边散步的散步,坐着谈情说爱,跳舞的跳舞。紧接着就要到红灯路口了。
原来在晚上飙车也有一番滋味啊。她想。
自己是最近喜欢上飙车的。平常的生活对她而言已经乏味无比了,只有在飙车的时候能让她找回自己,因为飙车会让她感受到危险的快感。只不过通常都是在白天飙的车,因为上下班车流量大嘛。
当然没有人会撞她。她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把单车推出家门的。而事实上各位车主也当然是不敢撞她,多少也是一条人命,实在是没必要把自己的人生赔进去。所以她蛮搅胡缠和小车擦身的时候,车主当然是避开她,随后摇下小车窗重重地骂她。一直都是这样。
上一次飙车的时间是一个雨夜。没有漂亮的灯光,没有过多的车辆,连人都没有多几个,大家都躲在家里。只有仿佛是咆哮般的暴雨,以及震耳的雷鸣声欢迎了她。她哭着猛踩脚踏,像是把自己当做了大踩油门的赛车手一样拼命地往前冲。她失恋了。原本爱她的男生抛弃了她,跑去拉货了。她以为他会一直待在她的身边,可是他食言了。明明忘记他是最好的开始,然而教会她,让她无法割舍飙车的正是他。
她一直很苦恼,可是却没有任何方法。
她听说他的工作很辛苦,每天都要工作到第二天的凌晨。他有时会喝醉,即使是这样老板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指使他工作的机会。可是她也不想管那么多。她对他甚至还有一丝怪意,怪他不该老是在她飙车的路线拉货。
今晚的月亮很圆,只是它蒙上了一层云彩,不如以前明亮。
小吃档一间接着一间地关门了。已经是深夜了。她经过了一家修单车的档口,维持生意的老爷爷热心地朝她挥挥手。她笑了笑。
她想起了以前两人相遇的情景。她原本打算在修好单车之后踩车跳湖自尽的,却在修车的档口遇到了他的搭讪。两个人聊得不是特别多,但是那种舒适的感觉让她的内心平稳下来。当他说他喜欢她的时候,她简直高兴得有种从高楼跃下时的快感。
她想起了许多两个人之间的事情,包括那晚她穿上了被他笑话的性感睡衣,可是他还是将她拥入怀里的事情。
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痕。她觉得她还是离不开他,尽管他已经抛弃了她。
这时候,她终于理解了母亲那时说的已经不可能再抱紧那个人的感受。
我只是想再多抱你一次啊……
她想起了以前他教她的不用双手控制车的方法,慢慢地张开了双手。迎着温暖的光亮,她好像找回了那时的舒适感。随后,她撞上了眼前的一辆货车。
 
“听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故?”
“对啊,一辆货车撞死了一个女生。”
“不会吧?是酒驾吗?”
“是!你有听过我讲吗?就是那个经常上岗酒驾的人啊。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,你看,出事了吧!”
“是哦,真可惜了那个女生。”
“那个女生也不是什么好货!就是她啊,那个经常惹怒司机的飙车女啊。”
“啊!是这样吗。”
这样啊。

评论